何為重新注資的權利?

? 當企業經營較好、發展前途樂觀、股票有升值潛力時,風險投資還可用預先確定的價格向企業追加投資,這樣風險投資便可以低于市場價格的增加其在成功把握較大的企業內的投資,從中獲利。這種權利已成為風險資本的一大獲利源泉,以致有人總結道:“所謂的風險資本投資,不過是購買了多企業進行再投資權利的期權而已。”

更多相關信息可以咨詢香港會計師事務所

為何說風險投資的籌資成本較高

??? 許多人都認為風險投資是一個獲利豐厚的行業,但風險投資實際上是一個高風險的行業,其籌資成本非常 高,而回報率卻不盡人意。首先,由于風險投資集中于產業的擴展期,此時市場尚未飽和,競爭也不激烈,因此難于以此時的表現判斷企業今后的發展前進。其次,從籌資成本來看,風險投資的投資者一般都是些大機構例如養老基金、金融公司、保險公司及大學的基金會等。他們一般都僅將所掌握的一小部門投資于高風險的風險投資,而預期的收益率要超過每年的25%-35%,當得不到這么高的收益率時,便會撤資。可見,風險投資的籌資成本非常高。

更多相關信息可以咨詢香港會計師事務所

風險投資的轉變歷程

許多人都認為,風險投資是對人和思想進行投資。或者說是對“點子”進行投資。但實際上,風險投資者從利潤出發,對有競爭和潛力的行業進行投資,這才是風險資本的原則。從美國風險投資的發展歷程看,1980年20%的風險投資都集中于能源產業;90年代以來風險投資由遺傳工程、計算機硬件等專項光盤驅動器、多媒體、電信業和計算機讓見行業;而到1997年,25%以上的風險投資集中于國際互聯網領域,這邊充分說明了這點。

以上信息由專業香港公司做賬香港公司審計提供。

研究路徑的尋覓

???? ?前已述之,經濟安全法學是一門應用學科,與經濟體制、實踐聯系密切,而對于經濟安全的研究,由于各國制度背景的差異,經濟發展水平懸殊,使其回應風險的能力和措施參差錯雜,這就需要學者在研究時注意角度的多元化和傳統研究方向的轉移。
???? 首先,經濟安全的研究應從理論和實踐的二元角度考察,既注重研究各國經濟安全法制的機理和邏輯共性,針對現實存在的風險和問題進行理論核理,尋求其風險的實質所在,形成理性的積累;又要注重我國的國內、國際經濟風險態勢分析,強調手段攝取、制度移植的優選性和本土性,并通過實證分析,提出安全的對策和立法建議。
???? 其次,研究方向應逐漸從立法研究轉向執法、司法研究。經過幾度立法高潮,我國國內經濟法域單行法律和行政法規已有相當規模,具有中國特色的經濟法律、法規體系已基本形成。進一步健全、完善經濟立法的同時研究法律的實施,在今后的任務中愈顯重要與突出。經濟安全法學研究的執法、司法問題是條“大魚”,所以,經濟法域中經濟安全研究方向應從立法研究轉向執法、司法研究。此轉向在學界已現端倪,例如,對“狀告中國證監會第一案”的討論等。WTO的多邊貿易體制龐大復雜,在它目前所確立的基本法律原則框架下,許多具體的動作則基本定型。作為“后發者”,我們暫時無法左右其“健全和完善”,因此,我們在以此防范經濟風險過程中,關鍵在于應如何運作多邊協議的有關原則規范,使其利的一面變成矛盾的主要方面,使其弊的一面降到的次要位置。以《服務貿易總協定》要求成員國開放其金融、證卷市場為例,如果我們能有效地利用市場準入和國民待遇的限制保留條款以及《GATS金融服務附錄》中有關慎重措施的規定,就能在逐步放開國內金融服務市場的過程中,使外資的競爭、沖擊和金融風險降到最低程度。為此需要行政、司法嘗試特殊待遇條款和例外條款的運用,追蹤分析WTO對有關貿易爭端案件的處理,注意吸取有關國家在市場開放過程中的經驗教訓。
???? ?再者,研究方法的聚匯。工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由于經濟安全研究跨多學科,具有綜合性、交叉性,易變性,所以我們必須明確經濟法域研究的范圍(下文詳述之),而且也要講究方法方能事半功倍。由于經濟安全法律保障不僅涉內,還涉外,對其調控的法域眾多,分工也較明確,但經濟法同樣不能忽視綜合與比較的方法,在聯系國內經濟法和國際經濟法、各國經濟法時,比較鑒別其異同和功用,通過分析與綜合,找出經濟安全保障法的內在聯系,發現其相互配合共同維護國際經濟安全的規律。另外,還應將法律思維模式與經濟分析模式相結合,分析制度價值取向和政策導向。這樣,才能明白經濟風險和經濟域相關防范法律的困果規律,達至結根根本之處,才能藥到病除。

更多本聯信息可咨詢注冊香港公司注冊離岸公司

政府角色的職能分析

? ? 近現代政治國家職能行使的最大特點就是由“政治職能”優位向“經濟職能”、“公共職能”優位的切換,這種切換為國民經濟安全覓得一位“保護神”。然而“神性”是否理性?則需要對其進行謹慎的角色定位和層進式的角色行為分析。一國對于關鍵資源支配的控制,顯然為政府和市場兩大主體。在國民經濟運行當中,合量配置二者的權利(權力)資源,定位二者的角色是關乎經濟運行效率、安全的大問題,其實質正是經濟自由與經濟安全、秩序二元悖論價值取舍的結果。一般而言,政府除了以賬政收入的形式控制了一部分資源外,其控制范圍還包括以國有資產存量存在的那一部分資源以及政府實際上可以憑自己意愿支配的一部分資湖,例如項目審批、對特殊商品的定位權以及對龐大的金融資產的支配權等等,這意味著如此龐大控制主體的非理性行業,直接傷害的恐怕不僅是經濟自由的價值追尋,而且會帶來一系列經濟風險。因此,為化解可能的宏觀經濟風險,政府實施理性的角色行為主要限于:
? (1)制定經濟生活規則,保證經濟活動的法律基礎。
? (2)加強對經濟的調節作用,培育民間市場主體,建立嚴格的市場經濟競爭秩序,促進自由經營活動的發展,為生產和經營活動提供良好的競爭環境。
? (3)克服或彌補市場行業的消極影響,滿足市場所不能保證的公共產品需求(即市場所求的積極經濟自由),運用宏觀調控手段,保證市場機制正常發揮作用。
? (4)準用企業精神改革政府,把單鍵引入政府職能,以不斷更新政府能力來提高效率。這樣,才能厘定(政府應該化解的)宏觀經濟風險與(市場可以化解的)微觀經濟風險的界限,使得國民經濟安全價值取向與市場經濟自由價值取向平衡共存,形式秩序、活力的現代市場經濟。

以上信息由專業香港會計師事務所提供.